从“东航坠机事故”到“唐山打人案件”为什么总会“风雨交加”?

时间:2022-06-25 作者 :超级管理员

  从“东航坠机事故”到“唐山打人案件”为什么总会“风雨交加”?听故事的时候,我们总是代入“小孩”的角色,谨记不要撒谎而失信于人的道理。但在现实中,我们更容易处于的反而是“村民”的角色,时刻面对未知线日,“唐山打人案”在一夜之间掀起了惊涛骇浪,我们义愤填膺,又胆颤心惊,原来“黑恶势力”这只狼不仅存在当今文明社会之中,还潜伏在你我身边。

  即便随后传来了恶狼被抓捕的消息,也没有让我们彻底心安,因为同时出现的,是无数声“狼来了”的呼喊。

  而在这“坏消息”喷涌而出的瞬间,我们往往难以辨清,高声呼喊背后,是真正的恶狼,还是无聊的小孩。

  谣言,也许是所谓遥遥无期的预言,但更多的是,别有用心之徒消费他人苦难,轻蔑道德良知的言辞。

  今年3月的东航坠机事故,132条鲜活生命的逝去,亿万国民的眼泪,我们仍历历在目。

  然而,随之而来的并不是事故真相的揭露,而是有网友突破人性的底线,以爆料之名,行造谣之实。

  有人为了引起关注,用虚假的航班信息冒充是逃过一劫的“幸运儿”;有人甚至以灾难为博取流量的手段,通过制作假图片称自己曾对“东航坠机事故”做出预言。

  造谣背后,是“小孩”对于一呼百应的沾沾自喜。即便假面被揭穿,谎言被识破,相应的处罚也没有制止下一个“小孩”的癫狂表演,“狼来了”的恶作剧依旧重复上演。

  于是,在“唐山打人案”中,我们再次看到谣言巨大的力量,其中席卷网络的是张冠李戴式的谣言——“唐山被打女子已死亡”。

  6月12日,一名自称唐山人的网友爆料,有一位被殴打的女子因被汽车碾压而伤重身亡。

  实际上,早在事件曝光当天,唐山市公安局便曾发布通告,表示两名受伤女子正在医院接受治疗,并无生命危险。

  本来这则空口无凭的谣言,在第二天已不攻自破。但没想到的是,它在其后增添了“技术含量”卷土重来,并配有一张触目惊心的图片,让不少网民怀疑,女孩或许已在暗巷中逝去。

  原来,那张引起热议的暗巷血迹图,其实是用制图软件进行了“二次加工”,所谓的“血迹”,不过是加了滤镜的积水而已。

  诸如此类的谣言比比皆是,它们分别有不同的文字、不同的图片,但都离不开相同的套路——开局一张图,内容全靠编。造谣者往往通过一段似是而非的话,配上一张看似相关图片,让没有确凿证据的谣言,乍眼看来竟像有几分可信度。

  如此简单粗暴的操作、万年不变的套路,在我们经历过无数次辟谣的反转后,本应不会再轻易受骗。然而,尽管谣言的内容已更新换代,现实中也总会有一群“大冤种”上当,甚至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传谣的一员。

  究竟是什么让谣言传播得如此迅速?又是什么导致人们一而再地相信谣言,成为被造谣者牵着鼻子走的“大冤种”?

  谣言的传播能力(R) = 谣言的重要性(I) * 谣言的模糊程度(A) / 受众的判断能力(C)

  谣言传播的首要条件,便是具有一定的重要性和模糊性。内容不是与热点新闻相关,便是高度贴近日常生活,而且很多时候都不需要“证据”,因为越模糊的谣言,越能让人有无限的遐想空间。

  所以,在新冠疫情期间,我们看到谣言以几何式增长的速度产生与传播。据南都大数据研究院的调查显示,今年1月20日到3月底总共有2498条相关的谣言,简直到了日均辟谣67条的地步。

  而类似的谣言其实都非常模糊,造谣者往往从一张聊天截图展开,编造出“上海徐汇多地空气阳性”、“有两棵树因阳性被隔离”等消息,不仅没有任何证据,更让我们看到世界上最荒谬的扯淡。

  可是,如此离谱的谣言不仅有人信,而且还有不少人转发,而当谣言被识破时,有网友更是发自内心地疑惑,信谣的人是不是都是傻?

  其实,有一位传播学家在14年前回答了这个问题,人们之所以在面对模糊信息下仍选择信谣传谣,不仅不是因为失智,而且非常“科学”。

  让-诺埃尔·卡普费雷在《谣言:世界上最古老的传媒》中曾言:“谣言之所以流传,是因为当人们对这个无论真假的消息感到茫然无知时,便会觉得存在着危险,不管是有形的还是象征性的危险。”

  也就是说,谣言传播的第二个必要条件,便是具有情绪煽动性,其中最能感染和驱动人们的,莫过于是恐惧与不安。

  “唐山打人案”的曝光,让人们开始恐慌于无妄之灾的随机性,担忧下一个被狼吃的会不会就是自己?

  于是,当我们对某件事情感到不确定时,便会下意识地相信与自己负面情绪相符的消息,试图获取更多的信息,填补因未知而带来的恐惧,而造谣者也是在此刻趁机而入。

  在“唐山打人案”曝光后的不久,6月11日晚,便有一位网民在微博上宣称广州番禺出现了连环奸杀犯。

  实际上,番禺从未出现过相关新闻,而作为“证据”的视频只是从其他视频拼接剪辑而成。

  然而,这则漏洞百出的谣言被不少尚在愤怒、恐惧之中的网民所相信,甚至在无意中散播谣言,从而让自己的不安得到了些许宣泄。

  但虚假的信息所带来的心理满足,必然也是虚假的,苦难不会因一次转发而被消除,不安反而在传播中渐次递进。

  当我们因一时的情绪狂欢,在未知真假之下转发谣言,那我们的善意不仅被造谣者所消费,更是在无意中成为罪恶的散播者。

  导致在谣言破碎的同时,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感也被一次次地打破。长久下去,世界“真实”的底色将会受到抹黑,人们的喜怒哀乐也没有牢固的根基。

  而这对于其他潜藏在黑暗中的受害者而言,无疑是被封死了求生之路,让他们的呐喊呼救再难被人相信。

  毕竟,在《狼来了》故事中,当小男孩第三次呼喊的时候,就没有村民愿意伸出援手。

  从而可见,谣言对个人的影响之深、对社会的危害之广不容忽视。在此情况下,破除谣言之害刻不容缓。

  近年来,相关部门和网络平台加大了对谣言的治理力度,严惩恶意造谣者,旗帜鲜明地表示,互联网并不是法外之地。

  今年3月,国家网信办开展的“清朗行动”,不仅组织平台对谣言进行清理,更建立了溯源机制,加大力度处罚首发谣言的平台与账号,力图把藏在网线背后的蝇营狗苟之辈抓出来。

  为配合网信办整治谣言的行动,目前微博已清理630条有关“唐山打人案”的谣言,并关闭320个恶意造谣的账号。

  此外,我国《刑法》291条也有明确规定,编造虚假信息,并在网络、媒体上传播者,将处于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、管制;造成严重后果的,则处七年以下有期徒刑。

  当无数坏消息汹涌袭来时,我们既需要由良知而起愤怒,更需要辨清真相的冷静,一次情绪“上头”的转发,不仅无补于事,更会消磨人们对真相的信任。

  所以,在面对未知真假的信息时,我们应时刻保持警惕,对谣言的来源做出调查,例如与权威媒体的消息相核对,或者在中国互联网联合辟谣平台中搜寻相关信息,避免自己被负面的情绪、错误的观点先入为主,坠入造谣者的陷阱。